来源:中国发展高层论坛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21年会于3月20至22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线上线下同步举行。论坛主题为“迈上现代化新征程的中国”。

2021年3月20日,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会长宋志平应邀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21年会经济峰会,并就 “数字技术革命:走向大规模应用”发言。

宋志平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21年会经济峰会

今天非常高兴来这里跟大家进行关于数字化应用的交流。做上市公司协会会长的这段时间,我到几十家上市公司进行了调研。在调研过程中,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速度之快,尤其在智能化方面进展非常快。

不仅像富士康、美的等高端制造业企业,在很多传统制造业企业,包括江中制药、云南白药等企业,在数字化、智能化方面的应用也相当快,普及也很广。

我曾调研过富士康旗下的工业富联这家公司。过去富士康因“人海战术”被大家熟知,而今天的工业富联已经建设不少“熄灯工厂”。过去一个工厂需要几百号工人,现在只需要三十多。同理,云南白药的牙膏在中国市场占有率约20%,是全国最大的牙膏企业。该企业的牙膏厂通过机器人来进行智能化操作,工厂很少见到工人。可以说,今天中国的制造企业都在发生着深刻变化。

对于智能化大规模的使用,我有三点看法:

第一,智能化首先是减人,即减少人工成本。同时,智能化也提高了作业精准度、提高了产品质量、降低了成本。

在新中国建国初期,一个年产200万吨的水泥厂需要12000人,20年前需要2000人,现在先进的工厂大约需要200人,而最新建设的智能化工厂仅需要50人。这50人还是在三班倒的模式下工作,也就是说每班只需要十几人。即使这十几人都离厂,工厂还能继续运转。过去工厂里都设有的中央控制室也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智能化模拟系统的控制。因此,在最传统的水泥制造企业,智能化都可以做得超前。过去水平高的水泥厂,每生产1吨熟料大约消耗110公斤标准煤,而现在的智能化工厂,每吨熟料消耗的标准煤只有85公斤,下降二十多公斤。这对节约能源、减少二氧化碳排放来讲,都是至关重要的。

第二,智能化解决了制造业向中高端升级的问题,巩固了中国作为全球制造业中心的基础。

当年,日本家电等制造业领域由于人工成本的提高曾出现大规模的产业空心化。他们的工业大规模迁移到韩国、中国台湾等地,再从韩国、台湾迁到东莞、昆山,后又迁到郑州、成都,沿着人工成本迁移,现在又在向越南、印度迁。智能化的大规模应用,可以巩固我国作为全球制造中心的基础。

从客观需求方面考虑,中国是一个市场大国、消费大国,不可能完全靠其他地方来供应,同时我们还要供应全球。人工成本是一个回避不了的问题,而智能化恰恰解决了这个棘手的问题。我最近去美的调研,了解美的的机器人使用密度在300左右,也就是每万人配套使用机器人的数量,而且正朝着每万人使用机器人500台的目标发展,这确实挺让人振奋。

第三,资本市场在企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发挥极大的支持作用。目前在四千二百多家A股上市公司里,数字产业的上市公司大约占17%。去年上市的396家A股公司里约有33%是数字产业的上市公司,这意味着资本市场极大地支持了企业的数字化转型。

数字化转型需要资金,所以资本市场对数字产业的支持就至关重要。熊彼特讲,资本是创新的杠杆,其实资本也是数字创新的杠杆。下一步我们的资本市场还会加大力度,支持我国的数字化改造和数字化创新。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